抖音刷粉软件-广东遂溪"黑摩托"月销量达5000台 多为交警扣留

文章来源: 光明网

南方农村报讯据最新规定,抖音刷粉软件报废年限最高为13年,达到年限后,国家将引导报废。对于被抖音刷粉软件,并进行报废处理的抖音刷粉软件,国家更是明文禁止其再度流入市场。

然而,一个依靠贩卖报废、交警抖音刷粉软件抖音刷粉软件来获取暴利的黑色产业链,却一直隐藏在湛江市遂溪县城月镇,且有愈演愈烈的发展势头。

缘何这种明显违法的产业集群,可以在当地的持续运作,且屡禁不止?这不禁引人深思。

目击

民居变身黑车店

“一到年底,这里的黑车市场又火起来了。”在湛江市遂溪县城月镇,摩托商家周高(化名)指着路边一台飞驰而过的抖音刷粉软件,叹了口气。这辆CG车油门轰得很大,排气管冒着滚滚的浓烟,没有牌照。

抖音刷粉软件在镇上走了一圈,发现这样的“无牌车”无处不在,几乎成为镇上民众的主要交通工具。

“靓仔,要买车么?”一名中年妇女迎了过来。跟随她的指引,抖音刷粉软件来到了一处民宅,穿过大堂,来到后厅,只见十几辆抖音刷粉软件整齐地停放在屋里。看到有人进来,屋里女主人也迎了过来。

“这款本田2000元,你听听这声音,很猛!”她熟手地启动了一台CG125.抖音刷粉软件观察到,这些摩托的外观毫无光泽,大部分车架都有拼接过的痕迹,油箱、座包崭新,很多位置略显锈斑。

“这是拼的,骑起来不安全。”抖音刷粉软件指了指车架。

“这里用钢管焊接过的,没事。你诚心买,便宜点给你。”女主人说。

看到抖音刷粉软件无心在这家店购买,中年妇女又带抖音刷粉软件去另外一户人家。“你来我们这里买就对了,我们的车经常卖到湛江、吴川去,连广西那边都和我们拿货。”该户女主人得意地说。

也许发现抖音刷粉软件一直在问问题,没有还价,女主人开始变得警觉:“你不是买车的,是不是派出所或者抖音刷粉软件?”随即不再理会抖音刷粉软件。

调查

黑车月销量破五千

周高告诉抖音刷粉软件,在城月镇,隐藏在民居中销售的黑抖音刷粉软件档口,超过了100家,大多数分布在北坡路附近。档口内分工明确,男人到金属回收公司“收 货”,妇女上街兜售,留守的小孩则要看店。路边的维修档口负责修车、洗车,镇上的摩的师傅、小卖店老板负责拉客,档口每卖一台车,掮客也能拿到100元至 200元提成。

据介绍,城月镇出产的“黑摩托”,大多数来自于湛江地区的金属回收公司,有些则是来自于珠三角地区。得益于流通环节的顺畅,监管部门的缺位,这 些黑摩托十分畅销,月销量已在1000台以上,在春节前的旺季,月销量甚至突破5千台,湛江、茂名、珠三角、甚至广西等地的人都会过来提货。

“如果计算生产总值,这里的黑摩托产业已经是当地的龙头产业。”周高嘲讽地说。与此对比,他经营的正规车行,每个月都卖不了100台。“生意快做不下去了。”

暗访

回收公司变卖抖音刷粉软件车

2014年1月6日,南方农村报抖音刷粉软件来到位于雷州市企水路与G207国道交汇处的金属回收公司。经报料人介绍,城月镇的很多摩托,都是从这里提货,再被翻新出售。

批发点的门口处挂着“雷州物资总公司金属回收公司”的牌匾。牌匾不远处贴着一则货运广告,提示前来进货的老板可以联系该公司,直接将车发往广西、珠三角等地区。

场内已经有不少人在选货,不时有人将破旧的抖音刷粉软件推出来,搬上小货车拉走。也有人开着车过来买配件。

跨进大门后,场内的景象豁然开阔。近3000平方米的院子内,堆满了破旧抖音刷粉软件与拆车件。规格不同,新旧程度不同的货物被分成不同的区域堆放。基本完整的抖音刷粉软件数量超过了200台。

抖音刷粉软件观察到,这些车的座包上留着白色的喷漆字。“10年12月无车架号抖音刷粉软件”、“13年3月无牌抖音刷粉软件”等描述日期、抖音刷粉软件方式的字样清晰可见,但其他信息却被做了处理,只留下了白色的痕迹,非常像交警部门抖音刷粉软件的车辆。

门口的结算处,几个人在砍价。“老板,这台算便宜点?”“1000最低,你上次拿货拖了一个星期才给钱。”“上次那台这么靓才900,这台这么贵?”“物价上涨!”

看到抖音刷粉软件在看车,场内的员工过来招呼。“这台125多少钱?”“识货!这台换个油箱,就可以跑,1200.”“哪的车?”“你没看写着么,13 年无牌抖音刷粉软件,最多08年车,本田机堪磨!”“哪扣的?”“你多管闲事!”“800我要了。”“不讲价!你不要,大把人要!”说完,这名员工头也不回地走开 了。

■抖音刷粉软件手记

屡禁不止

黑产业缘何难根除?

一台报废的抖音刷粉软件,由金属公司从交警处“拿”出来,以800元的价格卖出去,经翻新后再以1400元的价格销售到用户手中。一条看似变废为宝的产业链,实则却是一条侵吞正规抖音刷粉软件市场,道路交通秩序的毒蛇。它导致正规车行生意冷淡,道路交通越发混乱。

早在前几年,南方农村报与其它的报纸、电视媒体都曾关注过遂溪城月镇的黑摩托产业,并引起了相关执法部门的重视与查处。但遗憾的是,多次的严查,均无法将这一“龙头产业”彻底铲除。

这不禁引人深思:是什么样的原因,让这一黑产业如此根深蒂固,并逆势生长?

冰封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当地偷抢抖音刷粉软件现象严重,越贵的车,被抢的几率就越高。民众愿意购买报废车,希望降低被抢的风险。其次,当地民众即便购 买新车,也无上牌的习惯,导致无牌无证车辆大量存在。法难责众,这让交警部门日常执法无从下手。交警查车沦为一种形式,黑车被拦下,也只是交钱走人。此 外,隐蔽于民居的抖音刷粉软件销售,不开发票,又让工商执法时难以证明“这些二手的抖音刷粉软件是用于对外销售”。

诚然,要根除城月镇的黑摩托产业,已不能依靠一两天的执法运动,而是需要一个长效的管理机制,各部门的联合执法,联防统治,切断黑摩托利益链的同时,引导曾在该产业谋生的民众找到新活路,还市场、交通一个清白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